站长统计

东海,傍晚的街头。

腊月寒冬,冷风刺骨。

街头商铺的卷帘下,缩着一个少年,墙角的空间不大,只能将他瘦小的身子,刚好缩在里头。

他的面色发白,已经有三天没吃过什么东西,此刻双手抱着肩膀,瑟瑟发抖。

"要死了么……"

江唯抬头,看着黑暗的夜色,万家灯火明亮,却没有一处,是他的容身之地。

意识,渐渐变得模糊。

突然,一道清脆的笑声传来。

"啦啦啦~"

街头,一个小女孩,蹦蹦跳跳一路走来,手里抓着一颗糖,那是她今天帮爷爷洗鞋子,好不容易换得的奖励!

她哼着歌,两个羊角辫看起来俏皮可爱。

身后跟着的夫人,疲惫了一天,可看到孩子这么欢快,脸上也带着笑意。

转过街角,小女孩突然停住了脚步。

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,看着缩在墙角,瑟瑟发抖的江唯。

"南烟?"

夫人喊了一声,可小女孩好像没听到,径直走到江唯跟前。

"你饿了么?"

她抿着唇,大眼睛好像会说话。

江唯缓缓抬起头,已经没有力气说话,微微张着嘴,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面前的这双眼睛,好亮啊。

"这颗糖给你吃。"

小女孩伸出手,掌心放着一颗糖,隐隐还散发着余温。

不等江唯反应,她将糖果,塞进江唯的手中:"吃了这颗糖,生活肯定就会越来越甜哦!"

说完,小女孩笑了一声,江唯只觉得,这昏暗的夜色,似乎一下子,变得明亮起来。

他呆呆地看着小女孩转身跑回夫人身边,看着她们的背影,消失在街角。

江唯深吸了一口气,剥开糖果纸,将糖果塞进嘴里,一丝丝的甜味,从喉咙,一直滑到心口,他的鼻子,顿时感觉酸酸的。

小心翼翼将糖果纸收了起来,江唯想站起来,突然感觉一阵头晕目眩,虚弱的身子一歪,便倒了下去。

入夜,江唯在冰冷睡梦中,打着冷颤。

额头渗出丝丝细汗。

隐隐约约,他听到女孩清脆而担忧的声音。

"发烧了啊!"

江唯意识昏迷,沉沉睡去。

醒来时,他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小诊所的白布床上,手腕扎着输液针,头顶上有瓶药水在晃动。

诊所里有一道忙上忙下的熟悉小身影,是昨天给他糖果吃的小女孩。

小女孩看到江唯清醒,端了一碗温水过来,递给江唯。

"喝口水吧。"

江唯木讷般,接过水。

"饿了吧?你想吃什么呢?"小女孩眨眨眼。

江唯摇头。

"油条?还是小笼包呢?"

江唯再度摇头。

"我,我……"江唯开口,嗓子很沙哑,"我想吃糖。"

小女孩脑袋一歪,小脸上满是灿烂笑容。

"那你在这等我,我回家给你拿。"

江唯点点头,目送小女孩雀跃离开。

哒哒。

旁边有脚步声响起。

"啪!"

一双手,突然出现,将江唯抱了起来,浑厚的声音里,带着一丝叹息:"江家少爷,总算是找到你了,跟我走吧。"

……

十五年后!

依旧是东海,林家大门口。

江唯站在那,思绪翻飞,心情有些复杂。

"大哥?"

电话里,手下阿刀的声音,让江唯回过神来。

他回来了,十五年后,他再次回到了东海!

回到当初,遇见那个小女孩的地方。

"都安排好了么?"

江唯问道。

"安排好了,大哥。"

电话那头,阿刀的声音有些低沉。

江唯没有多说,挂了电话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十五年了。

她应该已经二十岁,是个大姑娘了,而江唯自己……更是经历了太多太多。

十五年前,所谓的亲生父亲为了讨好狐狸精,将他赶出北方江家家门,颠沛流离。

那段时间,他一度想自尽而去。

直到遇见她之后,他的黑暗生命才被一束曙光照耀。

只是,没来得及道别,他被一个神秘人带走,一走就是五年。

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,整个世界都在颤抖!

三年后,他被誉为东方第一战神,那时的他,才十八岁!

如今,十二年过去,战神之威,震撼世界,江唯却选择了归隐。

咯吱一声,门开了。

"你就是江唯?"

门口,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,脸上带着一丝嘲讽,"换了身衣服,还真有些人模狗样的。"

"进来吧,你算是走狗屎运了,马上能得到一个貌美如花的老婆。"

江唯没说话,跟着中年男子走了进去。

大厅中。

林老爷子的气色,比前段时间好不少。

久病大愈,让林家这位向来霸道的家主林洪霄,逐渐找回了掌控一切的感觉。

"爸,我就说这冲喜的办法没问题!"

站在下方的林洪霄大儿子林镇,笑吟吟道,"只要南烟找个上门女婿,把这病灾给冲走,您的身体,马上就能完全恢复!"

林洪霄眯了眯眼睛,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他只在乎自己的身体,能不能尽快恢复,能不能像过去一样,强势地掌控林家的一切!

作为一个白手起家的典范,林洪霄用十五年的时间,让林家从一个小作坊,成为东海的三流家族,足够他一生都为之骄傲!

在他眼里,只要是为了林家好,什么都可以牺牲,哪怕是自己的孙女林南烟。

一个女孩,终究是要嫁的,嫁给谁都一样。

"人选找好了么?"

林洪霄淡淡问道。

"找好了。"

林镇指了指站在一边的江唯,点点头,"是一个流浪汉,好像还有点精神病。"

"陈大师说了,这冲喜的人,命越贱越好,越容易把这些晦气的病灾冲走,爸,你就放心吧。"

林洪霄有三子,林镇、林姜跟林武。

大儿子林镇如今掌控了林家大部分产业,是未来林家家主的继承人。

而林武前往省城,发展自己的事业了。

至于林南烟的父亲林姜,却是在一场车祸中,成了残废。

不仅不能为林家带来任何帮助,还需要靠林家来养,林镇早就很不满了。

"嗯,你安排了就好,今天是个好日子,把事情给办了吧。"

"是。"

林镇躬身,"我这就安排。"

彼时。

房间内。

林南烟坐在那,满脸绝望,两行清泪,从眼角滑落。

她没想到,自己的命运,竟然会是如此。

"林姜,你要还是个男人,就去拒绝老爷子!"

"他们是想毁了南烟啊!"

"什么冲喜?让南烟嫁给一个流浪汉,还有精神病?她是你女儿啊!"

站在一边的林母苏红英,更是红着眼角,哭喊起来。

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,掉入火坑啊!

"他……他是南烟的爷爷,肯定不会害她的。"

坐在轮椅上的林姜,死死咬着嘴唇,通红的眼睛,根本就不敢看林南烟母女,双手只能死死抓着,自己那两条,并没有知觉的大腿。

苏红英真得快要绝望了,气得浑身颤抖。

"我怎么嫁了你这么一个窝囊废啊!"

她捶打着林姜,发泄着自己的愤怒和不满,却根本改变不了任何结果。

突然。

"林姜!"

门外,一道声音响起,语气里,满是呵斥,"都什么时候了,还不把南烟带过来?"

"错过了时辰,你们怎么跟爸交代?"

林镇直接推门而入,扫了林姜一家一眼:"快点,爸在等你们了!"

林姜涨红着脸,想反驳却根本不敢说什么。

"你……"

苏红英想说什么,林南烟摇了摇头,伸手拦着她。

"大伯,我马上过去。"

林南烟站起了身,苍白的脸上,还有泪痕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"今天,不是我的大喜日子么,你们别吵了行吗?"

她看着林镇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所有的委屈,所有的愤怒,一想到一家人还在林家的屋檐下,她不得不低头。

"快点快点!"

林镇哼了一声,不耐烦道,"给你们机会,为林家做点事情,你们难道还有什么怨言?"

"别惹爸不高兴,到时候把你们赶出林家,你们一家吃什么?"

林姜没有说话,死死咬着嘴唇,鼻子发酸,喉咙更是像被什么卡住了!

而苏红英更是红着眼睛,脸上火辣辣的,被人这样羞辱,她无奈又绝望。

林南烟看了父母一眼,没有再说什么,好似被抽空了灵魂。

她不知道自己是走到大厅的。

"南烟,过来。"

一道威严的声音,将林南烟拉了回来。

她抬头一看,大厅中间,站着一个男人,此刻,那个男人同样转头看着自己。

四目相对,林南烟依旧面无表情。

她哪里有心思,去看看自己未来的丈夫,长什么样啊。

她早就听说了,是一个流浪汉,还有些精神上的问题……

而江唯,呼吸微微有些急促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气,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是她!

真的是她!

十五年过去了,她的眼睛,还是那么亮!

若是熟悉江唯的人在此,恐怕都会诧异,这位无所不能的东方战神,竟然也会紧张?

林南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江唯身边的。

她没有看江唯,也没有说一句话,就像一具行尸走肉。

"南烟,这个叫江唯的,以后就是你的丈夫了。"

坐在上方的林洪霄,眯了眯眼睛,淡淡道,"我相信他,会对你好的,对么?,江唯?"

江唯看了林南烟,点了点头。

心中暗暗道:"我这辈子,都只对你一个人好。"

站在一边的林镇,见江唯从头到尾一句话不说,只顾着盯着林南烟看,不由得有些好笑。

果然是流浪汉,没见过女人么?

两只眼睛,都已经看直了!

"那好,我宣布,从今天开始,江唯,就是林姜一家的上门女婿!"

林洪霄大声道,"以后,你们一家人,好好过日子吧。"

闻言,林姜的脸,顿时就白了。

苏红英红着眼睛,用力掐了一下林姜的肩膀,向他投入最后期望的眼神,可林姜还是没有敢开口。

"南烟啊,为我这林家,你受委屈了。"

林洪霄说的是我,而不是我们。

在他眼里,女孩,从来就不算是林家的人。

残废的儿子,同样不算。

林南烟没有理会,她的视线,早就被泪水模糊,哪里还在乎,林洪霄的话里有什么意思。

"林镇!"

林洪霄喊了一句。

"爸。"

林镇上前一步,"有什么吩咐?"

"给南烟涨五百块工资。"

林洪霄淡淡道。

话音刚落,林南烟突然抬起了头,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林洪霄。

苏红英跟林姜,更是觉得,自己似乎瞬间被人掐住了脖子,连呼吸都难受!

脸上那种火辣辣的羞愤,让他们几乎想找个地洞钻进去!

"南烟为家里做了点贡献,应该得到奖励。"

林南烟的身子在颤抖。

这是奖励?

林洪霄用涨五百块工资,来换自己一生的幸福?

她从没经历过,被人这样羞辱!

"爷爷……"

林南烟咬着嘴唇,眼睛通红。

她从大学毕业,就进了林氏工作,不论她的业绩多么出色,远超林镇的儿子林长风,但林长风依旧是林氏的总经理,而她……始终还是个小职员。

一个月拿着三五千的工资,干着最累最烦的活。

现在,林洪霄给自己涨工资了!

五百块!

这就是毁了自己一生幸福的奖励?

"好了,"

林洪霄见林南烟情绪有些激动,似乎知道她想说什么,声音越发威严,"这件事,就这么定了,林姜,把江唯带回去!"

他的话,霸道十足!

苏红英听不下去了,捂着脸跑了出去,林姜连忙喊着去追。

大厅里,不知道是谁,偷偷在笑。

林南烟忙让地走出了大厅,江唯一言不发,就跟在她的身后。

"大叔,我没怪你,你也是个可怜人。"

站在林家大门口,林南烟苦笑了一声:"他们强行把你抓来,没欺负你吧?"

江唯摇头。

他看着林南烟,心中颤动。

到了这种时候,她竟然还在担心自己,有没有被林家的人欺负?

江唯正要开口,突然,一道身影,快步走了过来。

他是林镇的儿子,林长风,林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子。

"赶上了!赶上了!我以为自己赶不上呢!"

林长风大笑着。

他下了车就看到林南烟走出来,身边还跟着一个看过去傻愣愣的男人,顿时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这就是父亲说的流浪汉?

"恭喜恭喜啊!南烟,真没想到,你这个上门丈夫,换了新衣服,还真是人魔狗样的!"

林长风嘴里说着恭喜,可脸上的讥笑和嘲讽,却没有丝毫掩饰。

林南烟咬着嘴唇,不想理会。

从小到大,她没少被林长风欺负。

哪怕每次错的都是林长风,可林洪霄只会怪自己,挨打挨骂的,也是自己。

似乎,只有林长风才是林家的人,而她从来就不算林家之人!

"诶,别走啊!"

见林南烟要走,林长风直接伸手拦住了她,"我给你带了礼物,还没拿给你呢。"

他说着,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,直接塞到林南烟的手里。

脸上的轻蔑和幸灾乐祸,越发浓烈。

"这是东海很有名的精神病医生,你们俩要是生了孩子,八成也是神经病,"

林长风大笑起来,"趁还小,估计还能治好呢!"

"林长风!"

林南烟忍无可忍,气得浑身颤抖,怒斥道,"你说够了没有!"

"没有呢,"

林长风丝毫不在意林南烟生气,看到她生气,林长风反而更兴奋,"我给你的祝福,还有很多,都还没有说完……啊!"

啪的一声!

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,林长风的脸上,顿时浮现清晰的五指印。

他趴在地上,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,满脸难以置信,怎么都不敢相信,站在林南烟身边的这个流浪汉,竟然敢打自己?

就连林南烟都愣住了,江唯……竟然动手打了林长风?

"你……你敢打我?"

林长风瞪大了眼睛,发疯一般站了起来,冲向江唯,"老子弄死你!"

"砰!"

江唯又是一巴掌,狠狠抽在林长风的脸上,直接将他抽飞了出去,重重砸在地上,手臂咔嚓一声,直接摔断了。

"啊……"

林长风顿时惨叫了起来。

江唯走到林长风身前,抓起掉落在地上的名片,往林长风嘴里塞进去。

"混蛋,老子绝对不会放过……呜呜呜……"

林南烟整个人看呆了。

她看着江唯,嘴唇颤动:"为、为什么……"

"因为,他欺负的是我老婆。"

江唯淡淡道。

林南烟只觉得自己的心头一颤。

她看着江唯清澈的双眼,有那么一丝精神恍惚。

这是个流浪汉?

还有精神病?

怎么可能呢!

趴在地上的林长风满眼歹毒,挣扎着想站起来。

可被江唯看了一眼,顿时不敢动弹。

疯子!

这是一个疯子!

精神病发作了吧。

"我们走。"

江唯没有再理会林长风,直接牵着林南烟的手离开。

见江唯走了,林长风这才爬了起来,把嘴巴里的名卡抠出来,掏出手机拨打了个电话,恶狠狠道:"马上把那条假新闻散播出去!"

挂了电话,林长风咬牙切齿,"贱女人,等着成过街老鼠吧!"

……

林南烟走出林家,江唯一句话没有说,跟在她的身后。

突然,林南烟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她打开一看,整张脸顿时变得发白。

一条大新闻,火红色的标题,印入她的眼球!

那侮辱性的标题,让林南烟的脸,顿时变得苍白。

"清纯女子,被流浪汉捡尸!"

上面,附着的照片,正是江唯抱着林南烟走进酒店!

配合这标题,俨然就是醉酒的林南烟,被一个流浪汉给……

更不用说,里面那不堪入目的内容!

不仅如此,后面还写她醒来后,对流浪汉一见钟情,要与他成婚!

林南烟身子不禁摇晃了一下。

这是假的!

照片上都还有很深的PS痕迹!

是有人在诬陷她!

肯定是林长风,只有他才这么恶毒,这样侮辱中伤自己!!

"怎么了?"

江唯见林南烟脸色不好看,关心道。

"没、没事。"

林南烟挤出一丝笑容,将手机收了起来。

她从来没有这么委屈过。

被人恶意中伤诽谤,可她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。

"如何,这新闻可够劲爆吗?"

突然,不远处车上,下来一个人,大笑着看向林南烟,幸灾乐祸道,"刚出炉的新闻,明天就会传遍东海!"

"林小姐,你要出名了。"

林南烟的脸色,更加苍白,身子一歪,差点没有站稳。

"你、你是什么人,为何要这样对我!"

林南烟咬着嘴唇,眼泪止不住流下来。

"因为你惹林少不高兴了。"

男子走到林南烟跟前,不屑地笑了一声,"这,就是代价。"

他又转头,看了江唯一眼,脸上的鄙夷,丝毫不加掩饰。

"小子,你运气真好,白白捡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,看这身材,滋味应该不错啊!"

"啪!"

他话刚说完,突然一声脆响!

男子惨叫一声,整个人飞了出去,重重砸在地上。

江唯一脚踩了上去,痛得男子又是一声大叫:"我不准你欺负她。"

"你……你知道我是谁吗……我是林少的人……啊!"

男子话还没说完,江唯根本没兴趣听,又是一脚,直接将他踢飞出去十几米,脑袋一歪,便昏死过去。

林南烟都看得呆了。

她看着江唯,眼神颤动,江唯刚刚说,他不准别人欺负自己。

"手机拿过来。"

江唯从林南烟手里拿过手机,看到上面的新闻,脸色很平静:"说我是流浪汉?"

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,哼了一声,好像还蛮像的。

"这是谣言,不用理会,走,我送你回家。"

林南烟愣愣地点了点头。

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,也不知道,自己怎么真的就把江唯带回去了。

直到站在自己家门口,林南烟才回过神来。

可此刻,她没法再把江唯赶出去了。

江唯刚刚打的那个人,是林长风的手下,要是让林长风知道,他肯定不会放过江唯的!

"爸,妈!"

林南烟伸手敲门,不一会儿,门就打开了。

林姜坐在轮椅上,脸色难看,看到林南烟身边还站着的江唯,禁不住身子一颤。

"你怎么还把他带回来了?"

屋内,传来一道声音,苏红英冲了出来,指着江唯,破口大骂,"这个害人精,跟他们同流合污,害了你的一辈子啊,你把他带回来做什么!"

"还有刚才新闻上报道,你之前都被他欺负了,为什么不早点跟妈妈说?"

"报警!林姜快报警!抓了这个臭流氓!"

"妈!"

林南烟忙道,"我跟江唯的婚姻是爷爷和大伯安排他,不关他的事,而且这新闻……是假的!"

苏红英身子颤抖,仿佛一个疯婆子,大声哭喊,"你把他赶走!"

"都是因为你!南烟要被你毁了!你给我滚出去!"

苏红英接受不了,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这样的男人。

她这辈子,真的会被毁了的!

"妈。"

林南烟挤出一丝笑容,"让他进来吧。"

他们若是不听林洪霄的,林洪霄肯定又会大发雷霆了。

而且,现在让江唯出去,林长风肯定会找人要他的命。

他是为了自己才动手打人的,林南烟不能不管。

"南烟,他……"

"他现在……是我丈夫。"

林南烟咬着嘴唇,丈夫这个称呼,是那么陌生,仿佛带着针,刺得她心一阵疼。

苏红英颤抖着嘴唇,绝望地摇头:"我不管了!"

说完,她哭喊着跑回房间,砰的一声关上了门。

林姜叹了一口气,什么也没说,滚着轮椅,跟着进了房间。

"进来吧。"

说完,林南烟不管苏红英他们说什么,领着江唯进了屋子。

房子不大,只有两个房间,江唯很难想象,身为林家的人,生活条件竟然会这么拮据。

她带江唯进了自己的房间,关上门。

"你刚刚打的,是林长风的手下,他不会放过你的,这段时间你就别外出,在我家先躲躲,"

林南烟拿出一张草席,铺在地上,"你睡这,可以么?"

江唯点头。

他分明能感觉到,林南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。

可她怕自己被人伤害,宁愿自己背负着被人误解和压力,还是要保护自己。

这个善良的女孩,十五年过去了,依旧没有变。

与此同时!

林长风看着面前,一张脸高高肿起的手下,怒气冲天。

"连我的人都敢打?那个流浪汉找死么!"

他哼道,"这林南烟不识好歹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"

林长风看了一眼新闻热度,冷笑连连,这一条以假乱真的新闻发酵,林南烟的名声就彻底臭了。

要是让爷爷知道,林南烟如此败坏林家名誉,绝对会将她赶出林家。

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,顾不得跟自己父亲林镇说一声,立刻做了决定。

"林南烟!"

林长风直接拿出手机,拨通了林南烟的号码,"你可真不要脸,丢我林家的脸,你听清楚了,从现在开始,你被林氏开除了!"

挂了电话,林长风只感觉神清气爽!

终于把林南烟赶出林氏了啊。

林家作为东海的二流家族,旗下的林氏集团,更是有着不轻的地位。

作为林家长孙,他的业绩和能力,却始终被林南烟压着,这让林长风很不舒服。

哪怕明知道,在他爷爷林洪霄的眼里,女孩别想分走林家一毛钱,可他还是不高兴,非得把林南烟赶出林氏,把她一家蛀虫,都赶出林家才好。

他立刻又给自己的父亲林镇打了电话。

"爸,林南烟的新闻你看到了么?"

林长风嘿嘿一笑,"是不是很劲爆?我已经通知她,她被开除了!"

"她手里谈的那个项目,现在我来,只要把那块地拿下来,爷爷肯定会更器重我的!"

电话那头的林镇,哪里不知道这是儿子的手笔,但他并没有拆穿,笑了一声,沉声道:"嗯,那个项目,林南烟已经谈得差不多了,难得黄总松口了,你把那块地拿下来,我让爷爷给你升职。"

林长风一听,顿时更兴奋了。

又能把林南烟他们一家赶走,又能得到更多的资源,太爽了!

挂了电话,林长风兴奋不已,只等天一亮,就去黄总那边,把最后的事情解决,拿回林家一直想要的那块地!

篇幅有限,后续更加精彩!

按下方步骤 关注微信公众号 继续阅读

↓ ↓ ↓